《庆余年2》直到老金女儿惨死街头,才懂二皇子为范闲挖多大的坑

来源:人气:825更新:2024-05-19 01:30:01

都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!

《庆余年2》开播之后,搞笑剧情增多的背后,悲剧成份也增多了。

尤其是老金头的下线,几个皇子嬉笑怒骂斗嘴间,一个弱小无辜的生命就匆匆下线,让人细思极恐,脊背发凉。

这一幕镜头,几乎和《庆余年》第一季滕梓荆下线有异曲同工之妙,令范闲既感慨命运的不公,又感觉被大人物操控命运的无力,还有那激发的愤慨与悲凉。

然而,编剧却给大家抛出一个谜团。

老金头是怎么死的?他跟女儿见面的两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后背的刀伤是怎么来的?

直到看见预告中,老金女儿也再次惨死街头,楼兰娱姐才彻底揭开了这几个问题的答案!

原来,袁梦和二皇子联手,为构陷范闲,击垮范家下了一盘大棋,把所有人都骗了。

老金之死

老金头是一个给宫里专供蔬菜的小商贩,一辈子勤勤恳恳,吃苦耐劳。

谁曾想他卖了那么多年的菜,竟然还被宫里太监盘剥算计,没赚到什么钱,反而倒欠对方500两。

为了这500两,女儿甘愿入青楼替父还债,从此成了抱月楼里供男人消遣的物件。

而抱月楼是范思辙和三皇子所开。

两个人傻钱多的憨憨富二代,背着家里搞创业,以为自己建的是雅楼,实际上却成了二皇子构陷范闲买卖人口、逼良为娼的青楼。

而这背后操控一切的,就是二皇子安排的花魁袁梦。

袁梦是何许人也?此人是跟二皇子交好的靖王世子李弘成当年的老相好。

也就是说,袁梦是李弘成在青楼结识的旧情人,而李弘成是二皇子的人。

袁梦深谙青楼经营之道,被二皇子所用,用来实施各种肮脏手段嫁祸给范家。

但可怜老金父女却成了二皇子和范闲皇家争斗的牺牲品。

范闲自以为躲在抱月楼外面,别人看不见。

实际上他给老金500两银子帮他赎女儿,这一切都在袁梦的监视和掌握中。

二皇子和袁梦一方面要借抱月楼敛财,一方面要嫁祸给范思辙,另一方面还要逼范闲现身,主动跳进这个被他们设计的大坑。

而这其中,关键人物就是老金父女。

所以,老金拿500两银子赎女儿,一定不可能实现。

对方拿他们父女当鱼饵,钓范闲入坑,怎么能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们呢?

也正因为如此,老金花了这么多钱,却只是买了女儿两个小时接客时间跟女儿聊天,自然心有不甘。

一方面是欠了范闲那么多钱,另一方面听说要赎女儿还得花1万两白银,被逼无奈,气不过的老金就跟他们讲理争执,想要回那500两。

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老头怎么能敌得过那些身强力壮、武功高强的青楼打手?

对方只在背后给了一刀,可怜老金就从两小时前活蹦乱跳、心花怒放,以为能赎下女儿的活生生的人,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,实在令人唏嘘。

老金女儿之死

在最新预告中,抱月楼掌柜袁梦亮相街头,背景墙是一群人抓着一个姑娘拳打脚踢。

紧接着,一辆马车过来,袁梦上车而走,空旷的街头只留下一个遍体鳞伤的姑娘,让人不由感慨生命的无常和悲凉。

而这个可怜的女子,正是老金的女儿金姑娘。

范闲明明在抱月楼交代范思辙,放了老金女儿,好好安顿她,她怎么还会依旧在抱月楼任人宰割,任人鱼肉,甚至出现横死街头的悲惨下场呢?

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岔子?

其实,抱月楼早已经被袁梦一手遮天,范思辙和三皇子被彻底架空。

他们根本不知道,这座青楼里里外外,从厨子到打手,从贩卖人口的人贩子到宫里的捡蔬司太监,早已经形成一条黑色利益链条。

金姑娘确实在范闲查封抱月楼时被放了,可他们很快又把她抓到另一个地方藏起来。

就在范思辙被范闲送出城门,去北齐躲避风头时,袁梦手下那些人还在继续操纵抱月楼,继续贩卖人口,欺压百姓。

范闲在庆帝面前告发二皇子,也算是跟二皇子彻底撕破脸。

气得二皇子连下两步大棋,反击范闲,一是让皇帝指婚范若若,一是继续利用抱月楼给范闲挖坑。

为了把事情闹大,让庆国人尽皆知,范家旗下的抱月楼逼良为娼、残害老百姓,把祸水引到范闲身上。

二皇子和袁梦又下令当街乱棍打死金姑娘,制造更大的惨案。

上一秒还活蹦乱跳,下一秒就横死街头!

不得不说,老金父女这些小人物的命运,在大人物眼里如同蝼蚁,如同草芥,他们随时可以被捏死,随时成为皇子们权谋争斗的牺牲品,实在令人唏嘘。

这不就和当初的滕梓荆是一样的结局吗?

老金至死不知,自己受范闲连累,被范闲害惨,父女两人都成了二皇子算计范闲的牺牲品。

看到现在,楼兰娱姐终于明白,二皇子表面玩世不恭、爱才心切,对范闲百般拉拢,实际上早对范闲的身份生疑。

甚至,有可能他从长公主李云睿那里早已经得知,范闲是皇帝私生子的消息。

所以,他才要层层布局、步步为营,给自己的竞争对手范闲挖那么大一个坑,千方百计置范闲于死地。

毕竟,对二皇子来说,范闲这么有才华的人,如果不能为己所用,将来必定是一个强大的对手,早日除掉,总比他羽翼渐丰后除掉,更容易一些,不是吗?


最新资讯

Copyright © 2015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